a.v.

老a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开心就好🦄

ig牛逼!


【星鬼】一封未开封的信

一点点把心里的那个故事拼凑了出来

希望你们能喜欢

-

老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成了这个样子,白头发疯狂爬上头颅,枯萎的黑发慢慢的从头上褪去,连带着我的所有生机。不知是不是因为年轻时太过肆意把体内存留的能量消耗得一点不剩,不然怎么等到真的苍老日暮时,连心脏的起伏都变得微不可闻了呢。

信啊?这种东西,已经是好几十年前的东西了吧。

不过也罢,我这种老头子写的东西,能有谁看呢。

那就把我这个无趣的老头子短暂的一生中残留的一点点东西写下来吧。

-

我叫朱星杰。

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东西,就不多废笔墨了。

我年轻时喜欢过一个女孩子,长什么样早就不记得喽,不过那时我倒是迷得紧。喜欢人家喜欢到天天送早餐站在楼下等,你要知道,这在我们警校里面是公然的违背规章。

可是这又有什么呢?为了她都值得的。

我那个时候是这么想的。

她很优秀,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警花;也很聪明,她一直都没拒绝我了,任我做着自以为很感动人的一些蠢事。

噢!对不起,我忘了说。她一直都没答应我。

呃呃,有句话是什么,当局者清,旁观者迷。(好像是这样,希望你不要在意,我这个老头子脑子越来越不好使喽!)反正,和我关系好的都在劝我,和我说好多“她”不好的事情,什么勾搭大榜呀,成绩都是睡出来的呀。你知道的,当局者清,我很生气地赶走了他们,还给我最好的兄弟来了一拳。

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我想想,好像是他给我打得一个趔趄坐到地上,嘴巴鼓鼓的然后泄出一点点刺眼的鲜红。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呀他就那么坐在那里愤恨地看着我,其实我是想说对不起的,可是我刚开口,他就打断了我。

“王……”

“嘁,朱星杰。你以为老子愿意来管你的破事吗?”

他还是那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故作嫌弃把口里那股浓烈的鲜血吐出来。然后他手上的木质手链给一把扯下来摔到地上,不偏不倚砸进那一口血红里。

你要知道,那条手链是我和他旅行去俄罗斯时买下来的,当时我给他带上的时候他很郑重地和我说,杰哥,我会一直戴着他的。

他这样让我很不好受,可是年轻气盛的男子气概不允许我像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虽然我现在看起来就是扭扭捏捏)。事实上他说完这句话后就走了,那句“对不起”也自然没说出口。我在原地站了很久,真的很久,从正午太阳的刚烈到夜晚浅浅的月光。这期间我想了很多,很多画面黑白着在脑海里浮现,我居然感到了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的伤心。

最后我从那一坨已经结成块的鲜血中把手链捡了起来,回家一路上默默无语。

之后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我最好的兄弟他,只是生活还要继续,继续没天没夜地追着我的梦中女神,时不时和兄弟PKPK射击。我和所有的兄弟都能够和好如初,唯独他,直到最后毕业,他都没有和我再说一句话。

毕业那天我女生宿舍楼下做了一个盛大的表白仪式,人很多,也许是感动了也许是照顾面子一直高傲的她也终于答应了我。奇怪的是,本应该很开心的我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我最好的兄弟,从开头到我表白成功和美人相拥,最后转身离开时脑袋上的脏辫都耸拉着没有活力。

“喂,你怎么了啦。不开心吗?”

怀里的她笑的矜持可爱,我摇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情绪甩开,对着她柔软的唇瓣亲了下去,用一个绵长的吻结束心里最后那一点点无理的期待。

生活猝不及防出了意外。

毕业后本应该顺利就职的我们却突然曝出她在学校靠着潜规则上位的传闻。那个时候她被开除警籍,去哪都被骂,最后哭着拉着我说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我了,求求我帮帮她。

好吧,亲爱的,我该怎么帮你呢?

我还是于心不忍,辞了职跟她到一个工厂里做事。她和我说是她干爹的工厂,专门研发制造新型药物,要保密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工厂其实是个毒品工厂,而那个干爹,应该这样理解「干到床上的爹」)这个借口现在想想真是小学生水平的谎话,哎,怪我,只怪我没有多积德积善,才酿成了后来我无法挽回的错误。

啊,扯远了,刚刚说到哪了?

噢噢,说到我在这个“药厂”里待了下来。

我在这里工作了两个月后脑袋再怎么不开窍都察觉了这里的不对劲,我想找到她一问究竟。可突然响起来的警笛声搅乱了原本安静的工厂,工人们一个个尖叫起来,开始四处逃窜起来。现场情况一片混乱,我听着这久违的警笛声,竟然倍感亲切,腿像是灌了铅一样驻在原地,身体被拥挤的人潮挤来挤去也不为所动。

这一切多么熟悉,几个月前我也是这样站着,从正午到深夜,从冰冷到回温,连心脏起伏的规律都如此相似。

突然手被一只娇小的手指扯住,一个冰凉的东西被塞进我的手里。抬头对上女友着急的神色。

“星杰..求你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待会警察就进来了,你..你一定要拖住他们!你是人质,他们..他们不会杀你的!求你了..”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低声下气求我的样子,来不及多想,鬼使神差接住了这把刀锋锐利的小刀,用尽全身力气把女友从身边推开,再朝着人群涌来的方向,大步走去。

“里面的人都给我抱头蹲下!”

一瞬间,逃离的人群突然全部蹲下,躁动不安的粒子在空气里跳动。

我迷茫的眼神逐渐恢复光彩,称得上尖锐的声音不可抑制钻入脑中,和记忆中的声音交叠重合。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推开工厂的大门,一支枪直直对上我的眼睛。

“杰哥?!”

只一秒,那黑黜的枪口便被一双熟悉的灵动的眼睛代替,因惊喜而充满点点星光的眼瞳里倒映出我颓靡的样子。

我突然就很想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眼睛的主人放下枪直直朝我跑来,在没有任何阻力作用下像一颗炮弹向我直直冲来,张开的双手差一点就要拥住我。

不!!!

手掌心传来的冰冷的温度像一桶冷水浇下来一下提醒了我,我的心脏因恐惧大力跳动着。可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停在了我的正前方,不到一毫米的距离,刀柄抵着他的身体,我颤抖的手指甚至可以抚摸到他皮肤下跳动的血管。

“不..不..王琳凯...”

我放下握着刀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冰凉从四肢传达心脏,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杰哥。”

他好像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样,轻笑了一下。

“你记得那晚我在贝加尔湖旁和你说过什么吗?”

回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俄罗斯清凉的晚风伴随海浪仿佛拍打在脸上,天上繁星点点,两个初中男孩并排躺在湖旁,稍显白一点的男孩子絮絮叨叨着,而满头脏辫的男孩子却好像兴致不高,一直默默无言。

“小鬼呀,你说我表白毕业那天该和她说些什么呢?”

“我爱你。”

“哎呀那多俗套,应该想点有创意的,想想....”

那是他那晚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我听见我用颤抖到几乎不成调的声音说。

“我..我爱你。”

对面的人鲜血一点点从伤口处留下来,可人儿的脸上却绽开了笑容,嘴角咧到了耳旁。

“再来一刀吧”

“我还想再听一次那句话”

……

来不及我做出多余的反应,周围蜂拥而上的警察把我押在地上。他终于还是倒了下去,可我明明看到他最后对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有一滴水滴从眼角滑到嘴角再掉落在地上。

我疯了一般挣开警察的束缚,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他,不顾脸上泪水流淌,对着已经停止呼吸的他胡乱说着。

“我爱你”


“我爱你”


“朱星杰他爱你”


“王琳凯你醒醒”


“我说我爱你啊”


“我也爱你啊..”



……

抱歉,情绪有点激动了。

现在我是一名无期徒刑的犯人,今天是我来到这所监狱的第30年。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狱警给我拿来了几张纸和一支不太好用的黑笔,让我写封信。

无论如何,感谢你看到了这里,可能让你看到了一个不太好玩的故事。可是,这也是我这个老头子最最珍重的东西了。

祝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个糟糕的老头子
                                                                                     朱星杰

推一波关注列表里的太太

来推一波我关注列表的一些太太👌👌👌
zqsg感谢太太们的辛苦产出,每一位太太都值得尊重🙈👻
个人向 也可以在评论区补充更多神仙太太!!

(没有顺序排名 只是按照列表从上到下)
(就不艾特了不打扰了✈)

👇

1.空空如也

类型:长篇/虐/细节冲击

作品:《花火 》  《亲爱的朋友》   《路人偶遇事件汇总》

空空如也太太的文风细腻感人,写出来的总是撞击心灵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一整章看下来心里竟有一股子因震撼导致的水汽萦绕。仿佛自己就身处于平行世界,以旁观者视角看着哥哥弟弟的感情,亲眼所见身临其境。另外空空如也太太习惯于不断推敲不断更改,从故事开头一笔一画模拟出最最真实的感受,因为对文字用心之至,写出的自然也是神仙文彩啦。(是温柔本身了)

2.你的仙女没头脑🦄

类型:车/甜/一发完

作品:《你的秘书》   《吸血鬼与鬼》   《十拿九吻》

仙女阿没,专注开车三十年,辆辆精品,入股不亏👌怎么说,车这种东西,说容易写也容易写,说难写也难写,拿捏得好,可以让看的人全程心神荡漾面红耳赤屏幕光打在脸上都是赤红赤红,拿捏得不好,那就有可能让人连看下去的欲望都没有只觉粗俗。而阿没,则是属于前者🚑个人很喜欢每篇文章最后的对话,实实在在甜到心坎里。(很可爱易勾搭的小仙女阿没噢❤)

3.緊急跃迁

类型:HE/一发完/舒服可爱风

作品:《全友家居》   《全友家居前世的一些故事》   《置换反应》

跃迁太太是一个神龙不见首(?)的神仙,写的文总是让人一鼓作气看完后拍案叫绝。作品里私心推了《全友家居》,这个真的是妙阿,强推。文风不沉重,剧情不ooc,流畅得一鼓作气坐飞机似的到达终点,那种爽,看过的人都说好👌

4.矩阵

类型:长篇/HE/含蓄车

作品:《与何人说》   《The Last Pink Day》   《医患》  等

矩阵神仙,文章取材逼格高,一些很好但是很难写的剧情有幸被矩阵老师发现,才有了我们那些深夜掉下的泪。怎么说,看文如看电影👌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你在电影院里会怎么样在看文时都会一一体现出来👌老师的《The Last Pink Day》是我心目中的不可撼动的No.1💜

5.鳗鱼盖浇狐狸饭

类型:高产/甜/车

作品:《所以和黑粉恋爱了》   《你的旅行青蛙回家啦》   《威士忌与海盐》  等

鳗鱼太太!一个难得的高产作家!我爱高产!太太辛苦了!(好了,步入正题)文笔轻松舒适,适合闲暇时刻时候看,看文时总会不自觉勾勾嘴角,甚至不自禁呼出“好可爱”等夸赞,心情也会不自觉飙升。同时,太太写车也是一把好手,看的让人心跳加速,脑子里一副一副画面闪过,总是看着看着窥探一下周围。“应该没有人注意到我吧。”然后才偷偷摸摸继续看。(嘿嘿)

——————先这样吧,很走心写了很久。不妥删。
再次感谢太太们的辛苦产粮!太太们都是神仙!💛💚💙💜

我好爱他们。

我要被小星笑死哈哈哈哈哈😂

【星鬼】一些拆脏辫的故事

理发师视角  

超短

ooc勿上升

写的不好但是我爱他们🙈🙈👻💕

-

1

我是一个理发师。

一个在北京打拼多年仍未起色的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

2

今天是一年365天里比较特殊的一天,即使已经多年不再听到任何祝福的话语,但我还是会在这一天举行一个小小的隆重的仪式——买个小小的蛋糕再点上18根蜡烛,祝20多年前出生的我节日快乐。

出门的时候出了点岔子,我以往经常去的那个蛋糕店居然没有开门。我有点郁闷地看着门上贴着的“店主今日回家过生日,遂关店一天”的告示。

  “以前咋不知道这一米九个的东北糙汉有这个童心。”

我眯眯眼,不肯承认自己心里的小嫉妒,小声bb几句后一抬表,时针恰如其分指在9的位置。

  “卧槽,上班迟到了啊啊啊——”

电线上飞走了一只鸟,扇动翅膀朝伙伴飞去,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叽里咕噜的说话声。

——二百五。

3

我在北京胡同深巷里的一家不起眼的发廊里工作,虽然我曾无数次问过我们老板——周老板你是哪根筋搭错了把发廊建在这?!

而我们那高(wei)傲(suo)的周老板总会稍稍扬高下巴,用他那尖的能够戳死我的下巴对着我点两下,然后淡淡地冒出一句。

你不懂。

???

我是真不懂。摇头,叹气。

4

因为某种我不懂的缘故,我们店时常一天都没一个客人,反倒是我这个打工的格外清闲。今天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晴空万里啊。

碧空如洗啊啊。

天色湛..湛绿啊。

蓝色的眼瞳里突然冲进一抹绿色,鲜艳的孔雀绿脏辫彰显的这个少年格外精神。

也的确很精神。

蹦蹦跳跳蹦进店里然后很hiphop地和正在喝茶的周老板打着招呼各种what's up yoyoyo。

然后后面又跟着进来一个白到反光的看起来很不好惹的人,硬是扯着绿毛少年拉到座位上,然后对着我招招手。

我有点不爽,怎么感觉跟招狗似的。

“客人要什么业务咧?”

我笑着跑过去问。

“拆脏辫。”

白皮指着绿毛少年蓬松的有点杂乱的脏辫,对着我说道。

还在扑腾扑腾闹腾的绿毛突然安静下来,停顿一二秒,又从白皮手下蛇皮走位蹦起来指着白皮样子要多凶多凶。

朱星杰你居然对我的小脏辫图谋不轨我王琳凯今天就算冻死在街头从十七楼跳下去我都不会让你动我亲爱的脏辫一下!!

王琳凯你皮痒了是不???谁今天出门和我保证还拉勾勾说你一定好好拆脏辨?嗯?

哦。原来他们叫朱星杰和王琳凯啊。

我在一旁瑟缩着看王琳凯被朱星杰微笑地重新按回椅子上,并且点亮了禁锢炮仗精的终极技能。

卧槽朱星杰剪就剪你他妈勒我脖子干啥..啊咳咳咳地狱胡巴..北京白馒头!!

在椅子后用手扣住椅子上的闹腾鬼的朱星杰突然松开了手,脖子上压迫感的突然消失让气管一时舒畅了气,王琳凯使劲吐了几口气才能好好呼吸。

你乖嘛。

头顶突然被一只大手覆盖,随着发声主人的话语而缓缓转动。

公司说你要想上荧幕就必须剪脏辫,好不容易出道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脏辫的主人安静下来了,挣扎几下嘴巴动动还是没发出什么成话的音调。

大不了混不成样再回来,再回这里编脏辫,再住回我们的小出租屋,你杰哥养你,行不行?

...谁养谁还不一定呢!

话是这么说,一直抗拒的王琳凯也软了态度,恋恋不舍的摸了摸自己的脏辫,喇叭音量调到最小。

拆吧拆吧。

朱星杰松开放在王琳凯头上的手,抬眼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朱星杰:快点快点没看到喇叭精好不容易愿意拆脏辫了你还在干啥呢??
   我:哦.... )

-

拆脏辨和勾脏辫一样是一个漫长的事情,在我专心致志拆脏辫时总能听到哥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


杰哥。

干啥。

你说我会出名吗?

那必须啊我们lil ghost不是。

对对对



杰哥。

咋。

痛。

啥痛??拆脏辫会痛??这什么理发师?!(我:???)

不是。心痛。

......神经病。


杰哥。

又咋个了你个瓜娃子。




我们一起加油。

……

好。

END

兄弟倆兵分两路,顶端相见❤

【星鬼】烧烤日常

幼稚哥哥鬼 X 稳重弟弟杰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

-

00.

6岁。
朱星杰:妈,我找到幼儿园了。

妈:是吗?在哪?

朱星杰:.~)…~&#@〈%……

妈:哎!可以啊小星,那你去吧!

正在玩泥巴的王琳凯:???

王琳凯:妈,我要和我弟一起去!

9岁。

朱星杰:妈,我找到小学了。

妈:是吗?在哪?

朱星杰:.~)…~&#@〈%……

妈:哎!可以啊小星,那你去吧!

正在玩泥巴里的虫子的王琳凯:???

王琳凯:妈!我要和我弟一起去!

18岁。

朱星杰:妈,我找到工作了。

妈:是吗?干嘛的?

朱星杰:烧烤

妈:哎?可以啊小星,那你去吧。

正撑着头看朱星杰说话的王琳凯:妈!我要和——

朱星杰:王琳凯你烦不烦!!!

——————————————

第二天,两人整装待发站在烧烤店门前。

王琳凯:小星我们冲鸭!!!へ(゜∇、°)へ

朱星杰:………………闭嘴!!!

会不会写我也不知道

          ①编号89757     机器人鬼 X 人类杰   BE

          ②梦回大厂「对话体」   微纪实  cp没定

          ③请明星离粉丝生活远一点!「对话体」  粉丝群

          ④快把我哥带走!   朱星杰妹妹视角 甜 HE

          ⑤烧烤日常  幼稚哥哥鬼 X 稳重弟弟杰

          ⑥有种写同人,有种在一起啊!  同人文手鬼 X 明星杰

          ⑦DaddyDaddy  小脏车  床上互撩不服输 🚗🚗🚗

          ⑧情书   鬼 to 杰    /    杰 to 鬼

          ⑨一日互换身份游戏    星鬼互换微博一日且不能被发现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
却始终让我沉迷
我身边只他一个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
是他陪我流血破皮
陪我失眠时交换着回忆
也因他才成就我
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
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 籍籍无名
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
真陪他冬季夏季
真的与他拥抱黑暗里
真牵过他的手臂
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也一起熬梦想朝不保夕
曾躲进了长街寂静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 前程似锦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在无人的角落里
有更多浪漫秘密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真的同他最默契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
真的最害怕分离
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
也时常对未来心怀侥幸
希望能得世界允许
坦荡一次喊他姓名 再说爱意
关于他我有 太多的勇气
都是真的好梦不醒
我真的有过思念成疾
真的爱看他背影
真的为他有盔甲坚硬
真的吻过他侧颈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
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可我只看向他眼底
而千万人欢呼什么 我不关心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别去管流言蜚语
这爱请一直相信
-

【星鬼】那当然啦


勿上升 脑洞产物

“杰哥杰哥,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那当然啦!就上次我们采访玩的那个”
“怎么突然想起玩那个了。”
“诶哟就想玩嘛,杰哥陪我玩嘛~”
“好好好,来吧。”

小鬼转动椅子转到朱星杰面前正视着朱星杰,刚洗完头的湿哒哒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朱星杰笑着帮他把头发捋好,笑着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开始啦开始啦!”
“杰哥你今天是不是没穿内裤!”
“那当然啦”
“小鬼头今天是不是偷看了飞机上的空姐四眼了?”
“……那当然啦”

朱星杰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小鬼,小鬼想起今天坐飞机时朱星杰故意和自己battle谁看空姐的问题,气鼓鼓咬起腮帮子,心里快速敲起小算盘。

“杰哥……你…你是不是偷偷看我洗澡还硬了!”

未成年的小朋友为了报仇硬撑着小声bb,眼神不受控制地往天上瞄。
成年人不怀好意地身子往前试探,手指把玩着毛糙的脏辫,低声笑道。

“小鬼头知道的可真多。”
“啊啊啊啊啊!”

小朋友受不住腿一伸,转椅甩出去老远,隐隐有往后翻的趋势,脏辫噼里啪啦随着主人的激情摇晃在空中飞扬,滑稽的样子活像是出了糗的章鱼哥。
惹火的主人没有丝毫愧疚地笑倒在沙发上,杠铃般清脆的笑声传入小朋友的耳朵里,炮仗精炸成了个二踢脚炸的五颜六色。

“杰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朋友生气是很可怕的。小鬼咬牙切齿地跑过去一把扑到朱星杰的身上,扑腾扑腾着折腾他杰哥。

蓦地,朱星杰突然不动了,趴在沙发上像是连呼吸都停止了。

这一出一下子把还在背上闹腾得起劲的小朋友给整蒙了,手脚并用地爬下来一个滑跪到朱星杰面前声泪俱下。

“杰哥你怎么了你说句话啊你别不理我啊小鬼头错了小鬼头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说句话啊你死了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你答应我的带我去荒岛还没实现啊你怎么可以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啊啊啊啊啊——”

“噗——”

朱星杰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天知道他背对着小鬼憋笑憋的有多辛苦。

他的小鬼头实在是太可爱啦!!

“啊——杰哥!!!”
“别生气嘛小鬼。”

朱星杰坐起来突然一把抱住面前炸毛的小鬼,心脏贴着他还有点冰凉的大金链子,感受着彼此加速频率的心跳。

“以后你就是nine percent的lil ghost小鬼啦,好好干,杰哥等你回来。”

朱星杰不知道他在这分别的前一天里和小鬼抱了多久,他只记得,在阳光照射进来,地板上投射出两个相拥的影子时,他感受到小鬼在他的怀抱里重重点了一下头,发出闷闷的一声。

“等我回来,杰哥。”

end。
十八个月
2019.10.06
朱星杰,你的小鬼回来了。